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21CCNN

搜索
热搜: 微信 新兴
21CCNN 首页 资讯 新兴新闻 查看内容

【致敬】既真实,又感人!新兴公安的真实战疫日记首度公开! ...

2020-2-24 10:02| 发布者: 21ccnn| 查看: 13965| 评论: 0|来自: 新兴县公安局

摘要: 自疫情发生以来,在新兴公安这支钢铁队伍中涌现出了一批恪尽职守、冲锋在前、勇挑重担、敢于担当的**、职工、辅警。


自疫情发生以来,在新兴公安这支钢铁队伍中涌现出了一批恪尽职守、冲锋在前、勇挑重担、敢于担当的民警、职工、辅警。他们在县公安局党委的坚强领导下,舍小家,为大家,把危险挡在自己身前,始终坚守在第一线。这其中,就有刑侦大队三中队的民警刘韩忠。他奋战在前线,穿上警服是警察,脱下警服是人子人夫人父,他将他的战疫见闻和所思所想,记录下来,既真实,又感人。


战疫日记之:不忘初心


2020年2月8日 农历正月十五 星期六 阴


今天是我到体温检测点值勤的第二天,卡点一天分了四个组,每组有约8名工作人员,其中民辅警各1人,主要职责是拦停、检查车辆和协助做好疫情防控工作。
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元宵节,今天从高速公路下来的车辆明显比昨天多了一些,但卡点的工作井然有序。无论是测体温还是检查行李,司乘人员普遍都是配合与接受,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广大百姓是如何用实际行动响应国家的号召,自觉地遵守地方政府的管控措施!就凭这些我都坚信此次“新冠战疫”一定会取得胜利。







我的搭档叫阿飞,是巡逻大队的辅警,还是一名退伍军人。我们都是从年前到现在没休过假,自嘲是“手机中的超级待机王”,但工作起来绝对不会显得电量不足。我和他轮流在靠前的位置拦车,停车后有其他的小伙伴跟进询问、测体温、登记并视不同情况做出下一步的决定。


白色小轿车是阿飞拦停的,我一开始也没特别注意它,直到一个比较大的声音传来。


“下来加个油怎么就不可以?又不去其它地方。”


我赶紧靠前去,汽车的油表真的亮起了红灯,车内只有两人,他们的神情更多的也是焦急。


我将挡在车前的小伙伴拉到一边商量。


“他说的情况完全属实,总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按之前的相关流程操作吧?让他去加油站,你看怎么样?”


小伙伴想了想,还是很通情的答应了。


“你们先测一下体温,如果正常就进去加油,车里的其他人下车在这里等,加好油过来接走,中间尽量不要和外人接触,全程要戴着口罩,能做到吗”。


“可以”。


汽车急驰而去,一句“谢谢”都没听到。但是急群众之所急,我觉得这样做是应该的。尽管非常时期也会怕出风险,但做为一名党员,无论我们身处何方,都应该不忘初心,敢于担当!







战疫日记之:男儿有泪不轻弹


2020年2月13日 农历正月二十 星期四 小雨


闹钟在六点半准时响起,不过比闹铃分贝更高的是小宝的哭声。


小宝8个月大,凌晨开始发烧,一直没怎么肯睡,我和妻也跟着熬到现在,都疲惫不勘。


妻的眼睛有些通红:“能不能换个人去防疫卡点值勤?且不说你身体是否吃得消,小宝这个样子还得带到医院看一下才好”。


我看了看窗外,天蒙胧胧的,好像还下着小雨,对面的楼房黑漆漆的,没有透出一点灯光,大部分的人应该睡的正香吧?


“这个时候怎么好叫别人换我?再说大家都是轮班值守,还是辛苦你请个假吧”。


“特殊时期我们单位也不便请假,看来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”。


我摸了摸小宝粘了退热贴的额头:“现在好像也没之前那么烫了,如果你确实没空那就等我下午交完班再带他去医院”。


妻看了我一眼,不语。


我想要亲亲小宝告别,他的小脸红通通得像个苹果,大大的眼睛犁花带雨般看着我,肩膀微微颤抖着,那神情无比的可怜与委屈,仿佛又有无限的期许。


我不忍多看一眼,无语凝噎,狠了狠心转身离去。


清晨有风,不大,很凉!








 战疫日记之:在暴风雨中坚守


2020年2月15日 农历廿二 星期六 暴雨


新兴县气象局今天早些时候发布了三级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预警级别,上午的天气确切的说是阵雨加比较大的风,正如伙伴们不太担心的那样,卡点的行车棚和旁边的登记雨棚都经受住了考验,工作没有受到大的影响。


意外却总是不期而至。时间应该还不到1点,风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烈,将雨水斜斜的带进四周没有防护的行车棚里,其他人都纷纷躲进了边上的登记棚。搭档阿飞拿了伞撑着继续站在棚边望向前方,我赶紧钻进警车里换雨衣水鞋。待我穿戴严实后发现外面的风雨更劲了,那个塑料薄膜登记棚在狂风暴雨的肆虐下已经严重变了形。伙伴们有的正用手硬撑着棚架子,有的搬来桶装水之类的重物试图加固,我看狂风是从北边往南吹,遂发动警车开到那棚子的北侧想阻挡一下风力,然而效果不明显,一个小伙伴使劲挥手示意我将车开走。







当移好车,通过被雨水浇得很模糊的挡风玻璃看出去,我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劲?原来是那个登记棚已经被风吹走了,我正要下车查看受灾情况,阿飞冲了进来。


他问我:“有创口贴吗?”


我心里一紧:“有人受伤了?”


“是我在刚才在抢救物资过程中不小心刮伤了手。”


我赶紧看了一下他的手,已经流血,好在是轻微伤。

“其他人呢?


“都转移到板房里了,应该没事。”


“我们的警用装备呢?”


“我及时搬到板房里了,没有损坏。”我真心为这位表现优秀的搭档点赞。


“我包里刚好有创口贴,你先处理伤口,我下车看看。”


豆大的雨点随风袭来,使我只能佝偻着身体艰难地往前走。行车棚正在受虐却还没倒下,却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,我赶紧走到入口处放置了两个锥桶将这条通道封闭,心想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来车。但目光所及,还真就有一辆白色货车正在过收费站。我想还是要示意它先停下来,不光是为了检查登记,更重要的是为了确保司乘人员的安全。


我迅速返回车里,开启警灯,调转车头,远远地挡在了那条没有被封闭的车道面前。


雨骤,风正狂,期待艳阳。






「客官,给我打赏几个吧」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